网站地图

GES观点精编:少儿编程最重要的是好的内容体系

2019-11-26

11月26日,在GES 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799彩票教育集团学而思小猴编程项目负责人谢文怡与编程猫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天驰、小码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江有、有道小图灵业务负责人武志飞共聚一堂,围绕“少儿编程:通往刚需之路?”主题展开精彩讨论。

核心观点:

教育的发展万变不离其宗,少儿编程最重要的是好的内容体系,其次是好的老师。

整个编程市场,校外跑得比校内快,沉淀积累了一些好的内容与师训方法。我们希望能够更好地帮助或者支持公立教育体系的发展。

(“少儿编程:通往刚需之路?”主题论坛)

以下为现场实录:

谢文怡:非常感谢。刚才两位的分享,一个是自己从小学CS,一个是为了女儿的兴趣开始做CS。在美国和欧洲,有很多这样的同仁跟我们一起奋斗。

其中,有一个数字特别打动我,就是美国的计算机教育的渗透率达44.8%。现在中国少儿编程教育在通往刚需的道路上,走得怎么样了呢?下面有请中国的从业者们一起上台讨论。有请王江有老师、李天驰老师和武志飞老师。

在美国,计算机教育渗透率已经达到44.8%。我第一个问题要问各位老师的是,作为从业者,您觉得中国少儿编程在通往刚需之路上走到什么地方了?来自家庭、来自政府的需求,都是什么样的?我们先从武志飞老师开始。

武志飞:目前国内普及率还是非常低,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家长对编程的认识不足;二是整体网络条件、家庭的设备有待改善。

孩子们通过体验编程课程,做出一些作品,家长能看到孩子们用编程去表达自己的思想,这是家长喜欢看到的。这是一种“刚需”,虽然不是在应试体系当中的刚需,但家长会认可孩子在这方面的进步。

王江有:2017年到2019年,中国少儿编程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是政府还是业界从业机构,做了很多的努力。

第三方有一个判断,可能也不是很准确。目前国内,少儿编程课程的渗透率达到了1.5%,当然美国也在进步,所以整体来讲美国的渗透率还是比中国领先的。

我们在对外沟通交流中发现,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自然、很正常的事情。

一个新鲜事物的出现,总是部分人群先接受,再普及给更多的人群。

李天驰:中国少儿编程教育在校内主要是两块,一块是,在北上广深、杭州、南京,由各个高校率先示范,有很好的师资投入,有很大的投入力度,建设起了一个儿童编程或者是机器人教育、人工智能教育的示范性平台。另一块是,政府在很多省份、地区在做普及性的教育。 

那么,如何保证欠发达地区的教育公平?特别是在少儿编程和人工智能教育上,怎么最大程度的让欠发达地区的学童去受惠?

从我们自己掌握的数据来看,一是,企业在领先市场(头部市场)投入的非常多,不要说北上广深了,像贵阳这样一个城市,也有企业努力推广这个城市的人工智能基础教育。

在落后地区大家也会看到,国家通过用人工智能教材、编程教育的一些教材、信息技术教材,也在做很多普惠性的尝试。中国在这个领域里做了非常多的先进尝试。

谢文怡:谢谢几位老师的分享,我来总结一下刚才听到的关键词。从政府的角度,尽管咱们起步得晚一些,但是因为政府的巨大投入,少儿编程发展有一个很大加速度。

其次,从市场的角度,尽管现在咱们渗透率没有那么高,但从业者都有一个共识——这是需要有耐心、需要逐步培育的过程。这其实也引出了我的第二个问题。既然长夜漫漫,在少儿编程通往刚需之路上,我想问一个很难的问题。最让几位老师脑子里痛苦的是什么?这次从天驰开始。

李天驰:对我们来说其实是时间吧,2015年我们开始做少儿编程,一直到现在,其实它经过了这几年的时间,实话实说,整个培训行业其实走过了很漫长的时间,从1990年代的语培行业,一对一的模式,走到2000年代,到2010年-2015年整个在线教育的发展。

在这么长的时间周期里,你会看到不同的商业模式在探索,然后大家吸取好的经验,让这个行业健康的去发展。

但少儿编程,你能看到给我们的时间非常短,短短几年时间,每年我们都会看到新的模式在诞生。少儿编程,我自己总结,其实在用四五年的时间,走其它学科可能花了二三十年的过程。

其实大家会看到,它也会集中爆发出来一些问题,当然整个行业也有非常好的一些方向。

我们非常相信整个行业发展的一个大趋势,在这个基础上看看有什么样的问题,需要怎么去解决,对企业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王江有:像天驰说的,少儿编程是在K12学科跟少儿英语这样的基础上,诞生了很多商业模式的探索,资本高度发达,自媒体也高度发达,这在之前是没有的,所以它一出生就在镁光灯下,特别受关注,所以其实对我们的压力很大。

事实上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是没有那么快就催熟的,所以这里面是需要时间的。我认为在这个时间过程中,要做的最关键的事情是认知,是如何让资本、让行业参与者、让客户,以及家长、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认知少儿编程,不要盲目进行商业试错,忘了自己怎么应该如何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所以,在学校的老师(体制内的)跟商业机构,大家对这个事情有正确的认知以后,就知道如何有耐心的把一件有无限美799彩票的事情做正确,避免行业走弯路,避免学生受委屈。所以,我觉得是整个行业迫切的,是非常需要全行业包括媒体一起去参与的,来告诉大家少儿编程是有未来的,告诉大家什么样才是正确打开少儿编程的方式。这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武志飞:我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事情,我觉得我特别幸福、或投入更多时间关注的事情是,我每天会思考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内容给孩子,我们到底去教会孩子们什么东西,什么样的东西是更好的。

所以,我会关注很多领域,像CodeMonkey之类的公司我都会去看,我觉得这些产品都非常好,因为我们做线上,线上其实跟线下是有区别的,如果做线上,那我们要思考怎么把课程要传达的东西教给孩子。

所以,在技术上、以及课程设计上,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去做实践,去尝试,这也是我最关注的。

谢文怡:谢谢几位老师。我刚刚故意提了一个特别难的问题,但老师们都通过这个问题表达出了他们对编程教育的美好的初心,真的是把最好的产品带给孩子们。

听到刚才Jonathan Schor和邹丹的分享,我还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在少儿编程发展上,除了行业从业者外,美国政府、非盈利机构等很多方也都在共同努力。

其实我自己也是从业人员,在学而思这边负责编程方面的项目,我也想听听各位老师的想法。

首先,在推动少儿编程成为刚需这件事上,您在做些什么,以及您希望从业者们一起做些什么?

王江有:我始终在考虑的就是认知的问题,小码王诞生第一天,我们就在做这个事情,比如编程一小时。在编程一小时这个活动体系里,确实中国人参与的比较少,但在民间,我们每时每刻,在我们所在的所有城市都在推,大量地让学生免费地去体验课程。

与此同时,不光是学生免费体验,我们也让老师去跟家长介绍编程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做编程。

另一个我们最近做的事情是“进校园”。

我们在线下积累了很好的经验去帮助公立学校,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派老师进到学校里给他们上公益的课程,派着、派着就发现我的老师不够用了。

后来我们把经验的积累、课程的沉淀、案例做成系统,基于我们IT的解决方案,做成整个基于校园的解决方案,有老师端、有学生端,把整个系统公益的、免费的提供给学校去使用、去普及。

最近我们跟4000所学校已经达成了协议,我们一个区一个区地去实验,比如我们杭州有3个区(江干区、西湖区、上城区)整个全区去实验这个课程,我们去培养老师们的使用、习惯。

我们所做的是纯公益的。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对家长、老师、学生打开相关认知是有非常大帮助的。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如果想深入学,可能会到社会上寻找解决方案,无论是去编程猫,还是去网易、还是去小码王,对我来讲,都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只有学的人越多,我们从业者、参与者都会是受益者。我们是希望全行业一起来推动少儿编程市场发展。这也是我们目前实实在在在做的事情。

武志飞:我们这边也做了几方面的事情。

第一块:还是做更好的内容,我们整个团队也一直在思考,做什么样的内容会更好。

第二块:也像王老师一样,我们也会进学校,去给老师和孩子们上一些课,并且也会收集一线老师的反馈,如他们觉得什么样的课程、什么样的方式,更适合在学校跟更多的孩子面对面去交流。

第三块:我们也会跟一些大学合作。有很多大学老师在关注少儿编程,他们会给我们很多建议,像人工智能方面的课程等。将来,要跟大学能够有一个衔接,这样可能会对孩子整体成长更有帮助。

从业者,我觉得大家都做的挺好的,都很认真在做这个事情,包括学而思、编程猫、小码王等。

李天驰:

第一点:标准。其实行业的发展肯定需要一些标准去带动,像以前用手机的时候,十几台手机、十几种接口是非常痛苦的,其实统一了一些标准以后,对行业发展绝对是有利的。

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也在推动,如清华考级等,像小码王、网易等也都在往这个方向走。我们认为行业很快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标准化出台。

第二点:刚需。我认为,教育只有一种刚需,就是能不能让孩子更好的成长,用户认不认同这个东西。这是我眼中的刚需标准。

如果有一些产品,从出生开始就不能让用户满意,那这个产品本身是很难成为刚需的。对少儿编程来说,我觉得它真正意义上的刚需不是说它成为了哪种学科,而是它能否让孩子的思维能力真正意义上得到锻炼。我觉得家长也是在等待这样一个产品。

所以,我觉得,真正意义上的新刚需,是要看产品能否真正去调动孩子的思维能力。

谢文怡:谢谢三位老师分享的观点,刚才有两个点其实特别打动我。

首先,在推动少儿编程成为刚需这一过程中,公立学校是一个尤为重要的阵地,或者说是非常重要的普及窗口。

这就引发出了我下一个问题,在与公立学校合作过程中,你们看到它们有什么样的困难?什么样的产品最能够满足它们的需求?

李天驰:我们其实进了1万多所学校,也覆盖了绝大多数的省市、自治区,我们在与公立学校合作的时候,我觉得学校最大的问题还是来源于师资,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内容、体系,是一体的。到底用什么东西来教,教什么?随着很多厂商的发展,校外机构的发展,已经初步得到一些解决了。

第二,校内师资资源不足,这一直是瓶颈。这也是全球共同面对的问题,不仅仅在中国,甚至在芬兰、瑞典等发达国家,依旧存在编程教育师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需要时间来解决。毕竟人才的培养需要时间。

王江有:我也认同天驰说的关于老师的问题。我一直认为,少儿编程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所以我们平台的老师都是软件工程师。

政府在推动少儿编程发展过程中也鼓励社会力量参与,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形成资源的新的配置,然后去帮助学校打开缺师资的问题。

所以,在解决这一问题时,要让公立学校老师从少儿编程的学习里解放出来,通过把系统做的更加强大,不依赖于老师,老师仅仅是课堂的组织者和管理者。这是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

武志飞:我也同样认可,现在在公立学校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是师资。但我不觉得少儿编程有着很高门槛。有专业素质的老师,他们通过学习,是有能力带着孩子参与到编程学习这个场景当中的。

除了师资这一块,另外一个大的挑战是我们需要更标准的课程体系。一旦有了标准的课程体系,一般学校的信息技术老师通过学习同样可以带孩子去体验这些课程。

谢文怡:谢谢武老师,刚才大家谈到怎么能够更好的支持公立学校体系,他们存在着什么样挑战的时候,可能有一些不同的观点。万变不离其宗,最重要的是好的内容体系,其次是好的老师。

我个人有一个感受,不知道各位是否认同,在整个编程市场上,校外跑得比校内快。所以,在校外已沉淀比较好的内容,甚至是师训方法时,我们也希望能够更好地去帮助或者支持公立教育体系的发展。

接下来还有两分钟的时间,我相信今天在场的各位有很多是编程行业的从业者。所以,我想请三位老师每个人送给在场的从业者一句话,作为今天的结束。先从武老师开始。

武志飞:其实我们也是希望给中国的孩子开起一扇窗户,让他们跟世界同步,打开他们的视野。

王江有:我们请从业者坚定的相信,少儿编程就是未来。这个未来是全球化、智能化发展带来的必然选择。全球化带来的是英语的普及,而智能化必然会带来编程的普及。

1、一定要坚定信心。

2、所有的教育企业,我们从事少儿编程的,都应该让教育回归教育,把我们的产品打磨好,把课上好,把学生培养好。

李天驰:我送给大家几个字,一个叫“坚定相信”,一个叫“慢慢前行”。少儿编程实际上是一个又快又慢的行业。快是,少儿编程行业发展很快。慢是,在其它行业走过的路、其它学科走过的路,少儿编程一定会走一遍,它有自己的步骤和路径。家长的认知、学校的认知都需要逐渐加强,无法一蹴而就,所以我说大家要坚定相信,慢慢前行。

谢文怡:谢谢三位老师,我们今天的论坛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借用刚才几位老师的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漫长的”。我们也特别希望携手在场的同仁们,更有耐心地打造中国少儿编程更好的未来。谢谢各位!

投资者关系丨诚聘英才丨法律声明职业准则举报机制

Copyright 2019 799彩票版权所有 北京世纪799彩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17119号-2